预防暴力的研究揭示了美国各州独特的枪支文化

       [PConline 资讯]据外媒Slashgear报道称,当我们谈到美国的枪支和暴力预防时,枪支文化是一个很大的绊脚石,在某些地方有效的做法,在有些地区可能不会奏效,这主要是由于人们对枪支的看法不同而有所不同。一项新的研究确定了美国三种特定的“枪支文化”,并详细说明了每个州与哪种文化最为密切相关。

       这项新研究来自波士顿大学医学院(Boston University’s School of Medicine),研究人员在美国使用了基于狩猎、保护、娱乐等多个类别的枪支行为数据。同样,该数据还考虑了具体的枪支法律和枪支购买等因素,最终发现美国人拥有枪支的原因各不相同,全国各地也发现了三种截然不同的“文化”。

“我不太赞同在疫情还没完全控制住、未来的趋势还不完全确定的时候,就拼命去炒一些概念。”孙强向投中网表示。

孙强还再次为影响力投资“代言”,呼吁更多同行参与进来。他表示:“现在的疫情使我联想到‘囚徒困境’。大家生活在同一个社会里,一个人的行为就会影响到整个社会,因此战胜疫情需要大家都参与进来。影响力投资、可持续发展也是如此。”

       三种枪支文化是:娱乐(红色);自卫(橙色);第二修正案激进主义(Second amendment activism)(蓝色)。

孙强是国内社会影响力投资的先行者。2017年他选择加入TPG,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TPG旗下拥有The Rise Fund(睿思基金)。这是全球第一个大规模的纯粹做影响力投资的基金。在加入TPG之前,孙强在东北创立了一家致力于提升粮食安全和质量的企业——黑土地集团。这次创业让孙强深刻感到,一个人的力量是很有限的,可持续发展必须发动更多社会资本加入。

“现在的疫情使我联想到‘囚徒困境’。大家生活在同一个社会里,一个人的行为就会影响到整个社会。十个人不戴口罩,周围人都会被传染。因此战胜疫情需要大家都参与进来。影响力投资、可持续发展也是如此。除了自己身体力行,还要发动整个社会都参与进来。”孙强表示。

分行业看,1-9月,服务业实际使用外资5596.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5%;高技术服务业同比增长26.4%,其中电子商务服务、专业技术服务、研发与设计服务、科技成果转化服务同比分别增长18.5%、92.5%、72.8%、31.2%。

疫情仍未过去,投资进入新常态

TPG旗下的The Rise Fund于2018年投资了中和农信和度小满金融。最近刚刚宣布投资了总部位于香港的Green Monday(绿客盟)。该公司是亚洲领先的植物性食品公司,致力于研发销售创新的植物蛋白膳食产品,应对气候变化,提倡低碳生活。

       政治上保守的州更可能把重点放在与枪支相关的娱乐活动上,如果该州的法规和种族多样性较少,而且有大量的农村空间,则该州更有可能将重点放在与枪支有关的娱乐上。相比之下,在很大程度上,面临高失业率和相对较新规定的保守国家是从自卫的角度看待枪支的。

二是共享经济模式。前几年共享汽车、共享办公、共享公寓等模式受到青睐。但疫情之后,大家从心理上不再那么喜欢“共享”,连顺风车也不太愿意坐了,消费者更倾向于私密专属的服务。过去几个月4S店生意很好,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大家愿意私家车出行。

       研究指出,这些年来,这些对枪支的文化态度已经发生了转变。总体而言,美国枪支用于娱乐的用途有所减少,而自卫用途的所有权却有所增加。同样,属于第二修正案激进主义文化的枪支所有权的政治性质也出现了峰值。

      该研究的主要作者克莱尔·博因(Claire Boine)解释说:“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全国步枪协会一直在散布叛乱言论,破坏了美国人对他们的立法者和联邦政府的信任,同时还把它当作一个爱国组织。结果还是有几百万人相信任何真正的防止枪支暴力的第一步就是剥夺他们所有权利和计划”。

孙强指出,疫情之前的大趋势是全球化、集中化,即把资源集中起来,然后根据比较优势分配到各个链条,形成效率最大化。但疫情凸显了供应链安全的重要性,加剧了逆全球化。在这个背景下,供应链安全、健康安全被放到了更高的位置。很多国家可能会重塑一条自己能够掌控的供应链。这会带来全球范围内的产业转移和科技竞争。

孙强觉得,新冠疫情一定程度上是人类在很多方面做过了头,包括对健康、环境、卫生的忽视。“疫情让我们又回归到最根本的问题——环境保护和人类健康。失去了这两样,再多的钱有用吗?”

其中,制约影响力投资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影响力衡量标准的缺乏。“影响力投资是一门科学,并非自己贴个标签就算是影响力投资了。”孙强如是说。

局势未明朗时,孙强认为应该关注需求稳定、具备长期价值的产业,比如医疗健康、金融服务、教育等。

孙强认为,“底”有很多种,有经济周期的底、股市的底、行业的底、企业自身的底,没有人可以同时抄到所有的底,很可能是抄到了企业发展的底,却错过了行业的底、经济周期的底。在疫情之后,可能有些企业的估值降了,但同时它的发展速度也降下来了。因此需要重新评估,在新的发展速度下新的估值是不是合理。这种投资行为与抄底是两回事。

这种情况下,VC/PE投资人光赶热门是不行的,因为投资不是投机,必须要考虑疫情对人类长期行为的改变。孙强举了两个例子:

从季度情况看,三季度全国实际使用外资同比增长20.4%,增速明显高于一季度的-10.8%和二季度的8.4%。

疫情带来的另一个趋势是,ESG、影响力投资、可持续发展投资、绿色金融等概念成了热词。

孙强介绍,The Rise Fund的投资人包括全球最大的金融机构、保险基金和退休基金等,它们都希望投资之后可以看到影响力的实现。为此,TPG花了几年时间创造性地研究出一套公式,用数学的算法衡量投资后产生的影响力,并转化为货币计量。这套方法论由TPG创建的独立研究公司Y Analytics与哈佛大学、布鲁金斯学会等全球顶尖高校和智库合作开发。所量化的影响力接受外部会计师事务所审计。

近日,TPG中国区管理合伙人孙强再次接受投中网独家访谈时,用“新常态”一词来形容当下的市场局面。他提醒,疫情还在全球蔓延,投资人应该保持审慎,多“看一看,等一等”, 厘清大势,稳准出击。

谈到投资节奏,“抄底”是必提的话题。疫情之初“抄底说”盛行,但现在市场上又有很多人言抄底色变。孙强一直不太同意“抄底”的说法,他直言:“对一家机构来说,抄底不是一个长期可持续的投资方式。”

在主要投资来源地中,1-9月,香港地区、新加坡、英国、荷兰实际投入外资金额同比分别增长11%、8.6%、32.8%、150%(含通过自由港投资数据)。

这种情况下,VE/PE必须再度思考疫情究竟改变了什么,哪些只是短期趋势,哪些是长期影响?

在疫情还在发展的当下,孙强认为要做特别深远的预测是非常困难的,因此还是应该“看一看,等一等”,不要急于下结论。

孙强看好社会影响力投资在中国的前景。但也指出,国内依然存在“雷声大雨点小”和“鱼龙混杂”的现象。

一是疫情对聚集类的行业,比如旅游业、大规模演唱会、体育赛事、大型会展等的长期影响远超预期。虽然国内的形势已经向好,但大家内心的恐惧感依然长期存在。即便疫苗出现,也不一定能完全消除这种深层次的恐惧和担忧。因此,对聚集类行业的复苏判断要清醒,投资也要谨慎。

影响力投资需众人拾柴

      自由主义国家最有可能经历研究人员所说的“枪支文化3.0”,这是相对较新的激进主义运动。这适用于对枪支有严格规定的州,以及具有大量西班牙裔人口和大城市环境的州。

在孙强看来,过去两三年影响力投资开始有点热起来,但整体上才刚刚起步而已。目前更多还停留在学术层面,在金融、投资实践中还需要更多的人身体力行。

作为上世纪90年代就在中国从事PE投资的老兵,孙强坦言新冠是前所未见的全球性挑战。实际上,在疫情爆发之初孙强就判断,新冠无论从时间上还是程度上都远甚非典,并提醒不能简单套用非典的经验。随着时间推进,孙强的判断逐渐被验证。谈到当前投资形势,他认为,行业已经进入了“新常态”。他说,疫情改变了全球和行业的中长期趋势,投资人必须顺势而为,否则会撞得头破血流。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