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云书展开幕

来这里,与全球图书相遇

——第二十七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云书展开幕

恐怖分子易受阴谋论影响

事实上,早在2019年8月美国发生“埃尔帕索枪击事件”后,部分美国国会议员就已经敦促美国立法,以确保“宣传危险阴谋论和仇恨思想”的团体以本土恐怖主义论罪。

书展对5G技术的运用,以及与腾讯、京东、快手、新浪等互联网平台合作开展BIBF品牌活动,极大扩展了普通观众的参与度,让本届图博会从以前拘于一地的实体展览,“破圈”成为世界各地出版人和全国网友都可广泛参加的文化活动。

书展前期举办的“2020BIBF世界阅读季”已经向读者介绍了古巴、阿拉伯、英国、波兰等国文学的魅力。接下来,还将举办“译·北京”——世界的北京文学、“访·北京”——北京作家与汉学家代表体验北京、“阅·北京”——20国汉学家分享北京故事等活动,将北京文学推广至世界。

再次,恐怖组织内更容易出现群体极化现象。群体极化是指在群体中进行决策时,人们往往会比个人决策时更倾向于冒险或保守,向某一个极端偏斜,从而背离最佳决策。研究者发现,恐怖组织成员往往有多种极端人格特质,如自恋、偏执、绝对化等。这些人格特质加上恐怖组织内部的文化氛围,更加容易形成群体极化。

为办好本届博览会,今年3月起组委会就启动了BIBF云平台WEB端和移动应用端的开发工作,为每个出版社开通独立展示入口,设计可按国家地区、首字母、出版类型等维度进行检索的功能,开发图文、视频、3D、VR、全景等多重数字展陈形式。在实现图书线上展览功能的同时,BIBF云平台还对版权洽谈、版权交易等核心功能进行强化。

在社会生活中的各个领域,都存在着阴谋论。但相对而言,恐怖分子是最容易接受阴谋论的一群人。这与恐怖分子这个群体的特点有关。

既然如此,那恐怖组织如何来论证恐怖活动的合理性和正当性就变得至关重要。追溯恐怖主义的发展历史就会发现:不同时期、不同类型的恐怖组织用来论证自己行为合理性和正当性的理论框架各有不同。这些论证框架都是借由一套思想体系或逻辑,来解释采用超常规的手段攻击某个或者某些目标的合理性和正当性。

当然这些行为往往是与真实的事件混杂在一起的,因此难以一一考证。既然本宗教、本民族、本群体成为了邪恶势力阴谋的受害者和牺牲品,那对这些邪恶势力发泄怒火就变得顺理成章,甚至成为“神圣”的行为。从事“正义的”“神圣的”事业,不会让实施攻击的恐怖分子在内心有负罪感。不仅如此,取而代之的是实施之前的责任感和实施之后的成就感与荣誉感。

阴谋论在解释新冠肺炎疫情时显得非常可笑,但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它存在成为恐怖组织进行思想宣传和群体动员手段的可能。

透过各地拍摄的书展镜头,不难发现:在北京新华书店总店,中国出版集团展出的主题书籍沉稳有力;在上海朵云书院,读者可以低头看书、抬头看云;在福州安泰新华图书城,马鞍墙的流线型装饰衬托着福建传统文化丛书,平添古意;在长沙的书城,新近出版的书籍既关心着中华文化的对外译介,也关心着扎根土地的乡村国是。

认清恐怖主义所谓的“正当逻辑”

古巴驻华大使佩雷拉追溯,今年是古中建交60周年。古巴作为主宾国参加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体现了古中两国人民间深厚的历史性友好关系。2018年,中国作为主宾国参加了哈瓦那书展。他希望,进一步扩大两国在出版领域的合作,也祝愿古中两国友谊和兄弟情谊常存。

移师线上,并没有限制本届图博会的参展规模。

面对世界各地层出不穷的恐袭,有个令人非常困惑的现象:恐怖分子为什么会有这些灭绝人性的行为?是什么驱使他们对素不相识的人大开杀戒,有时还用自杀式炸弹袭击这种极端的形式?

将北京图书博览会放到网上办,是特殊时期的创新举措。既有利于做好疫情防控,也利于各国展商参展,降低展览展示和交易成本,深化交流合作。

线上线下联动赋能书展“破圈”

“阅读,应该成为面向所有人、包括面向儿童的一种生命权利。”来自本届主宾国古巴文化展上,恩里克·佩雷斯·迪亚斯的这句话,或许可为本届图博会推广阅读的努力,做一些注解。

首先,恐怖分子的文化水平总体偏低。尽管在近年来发生的恐怖袭击中,出现了部分具有高学历的“富二代”恐怖分子,但这并没有改变恐怖分子总体文化程度低的现状。受教育程度低决定了该群体的知识结构存在缺陷,认知能力较差,对于存在明显逻辑和科学瑕疵的阴谋论难以进行有效辨识和判别。

书展得到世界各国文化出版机构的广泛支持,近1400家展商参展,在云端展示全球30多万种图书。这1400家展商,来自全球97个国家和地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达31个。新增展商数量达200家,乌拉圭、亚美尼亚、佛得角、蒙古国、爱尔兰、土库曼斯坦为首次参展。国际出版50强中,有25家注册参展。云端上传的中外版权图书,达到了3.8万种。

与实体展会不同,云书展更加注重工作效率。

阴谋论从其特点和功能的角度来说,可能成为恐怖组织一个重要的论证框架。阴谋论是一种将重大的社会和政治事件,归因为由强大且恶意的群体或组织密谋实施的认知方式。

“多年办展,让我们在世界文化出版领域拥有广泛的‘朋友圈’。我们与国内外上千家出版社建立了联系,与世界各地200多名汉学家、翻译家进行深度合作。今年我们请到了30余名海外汉学家,在线下主会场和现上会议室和我们国内的作家学者相聚,通过直播,向读者展示文明如何相遇。”林丽颖说。

虽然这样的论证框架并不严谨,存在逻辑上的漏洞和瑕疵,并已经被研究者们从不同角度论证过其不合理之处,却并不影响恐怖分子对这套解释体系深信不疑。在被持续地进行思想灌输和洗脑之后,恐怖分子逐渐形成了一套新的思维体系。借助这套思维体系,普通人觉得违反人性和道德的行为,都被恐怖组织解释为合理和正当的。

书展期间,共举办700多场线上线下和专业大众活动,深度研讨行业发展方向,推动各国文化交流。北京出版高峰会议举办三期线上活动。中国出版集团将就海外出版界感兴趣的扶贫类图书进行专场推介。往年受到好评的“BIBF10+10圆桌会议”移师线上后,将在中国与亚洲、中国与欧洲、中国与美洲的出版社之间举行。

为吸引全国读者参与,除云书展外,本届图博会还首次在北京、上海、山东、江苏、福建、广东、湖南等地设立实体展览分会场。中国出版集团在北京新华书店总店,北京出版集团在北京图书大厦,上海出版界在上海中心大厦朵云书院,山东、江苏、福建等地出版界在当地书城设立实体书展,形成线上线下相结合、版权交易与精品图书展示相结合的新格局。

这个问题的答案深藏在恐怖组织的运作模式中。对于恐怖组织而言,其存在并发展的基础,是能够用一套理论框架论证自己行为的合理性和正当性,唯此才能源源不断地招募到新人,同时持续地动员自己的成员,也就是恐怖分子去实施恐怖袭击。

9月26日上午,第二十七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BIBF)云书展正式开幕,承诺“365天永不落幕”的图博会如约而至。

当我们明白了阴谋论的几个要素之后,也就明白了阴谋论成为恐怖组织思想宣传和控制的重要工具的缘由。在恐怖组织的逻辑体系中,总是把自己置于一种受害者的地位,也就是阴谋论中的客体,而自己要攻击的目标,则成为了阴谋论中的主体。这样一来,对恐怖组织非常有利的阴谋论就得以出炉:某个或某些邪恶的主体秘密实施危害本宗教、本民族、本群体的行为。

“我们开发了线上图书版权贸易平台Rights Link,收集、整理版权贸易的供求信息并实现贸易配对。这一平台,能满足客户全年无限时的会展服务需求,实现365天24小时交易永不落幕。”中国图书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林丽颖介绍,“此外,我们全面应用5G技术,让即时通信更为高效,再结合全景展厅、在线直播、线下展览等方式,能实现版权的跨国界无障碍云上洽谈。”

700余场活动开辟文明交流新地

其次,恐怖分子处于相对封闭的社会体系。在加入恐怖组织之后,恐怖分子往往生活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之中。这种封闭的环境过滤了外界的很多信息。恐怖分子能接触到的,基本都是恐怖组织经过筛选并认为有助于强化其控制,或者直接就是恐怖组织自己生产的宣传性或者洗脑性的信息。在这种环境中,恐怖分子通过相互影响,思想会变得越来越一致、越来越极端,同时也对组织内的思想、学说和观点越来越坚信不疑。

书展不仅吸引了莫言、余华、曹文轩、李敬泽、刘震云、西川、徐则臣、刘慈欣、江南、康辉、濮存昕、阎崇年等一大批国内外作家、学者和知名人士参与,也让网友广泛参与进来。据统计,截至9月25日,“BIBF世界阅读季”与快手共建的“来BIBF跟我读世界”话题活动,已有1.8万个作品参与互动,话题播放量达8.4亿;北京出版高峰会议(第一期)、中国图书馆馆长与国际出版社高层对话论坛、“BIBF世界阅读夜”等直播活动,直播总观看人数近500万人次。

阴谋论是实施恐怖活动的重要工具

今年的主宾国是古巴。古巴将通过BIBF云书展平台举办古巴文化展、古巴艺术展、古巴版权书目展等展览。

当然,阴谋论只是恐怖主义把自己的活动进行合理化解释的论证框架之一,从本质上来说,只是恐怖组织手中的一种工具。工具的增减和变化对于恐怖主义的本质是没有影响的,因为无论怎样给自己披上合理的外衣,恐怖主义的目的、手段都没有发生变化。但值得注意的是,工具的丰富必然会使得恐怖主义的思想宣传和群体动员更具有弹性。这一点尤其值得我们高度警惕。

(作者系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国家安全学院教授)

今年9月初,欧盟反恐协调员吉勒·德凯尔肖韦警告,新冠肺炎疫情后可能出现根植于阴谋论的新型恐怖主义。今年6月,英国反恐部门负责人萨拉·汗向《独立报》表示,“我们一直认为阴谋论是无害、疯狂和荒谬的东西,但我认为这种观点是错的。如果它们在煽动仇恨、为恐怖主义正名或煽动暴力,那就不是无害的。我们需要做出更好、更有针对性的政策回应。”

本届图博会,通过“互联网+云平台”和5G等新技术的运用,使受全球疫情影响不得不迁至线上举办的实体书展得以“破圈”,成为全球图书行业从业人员与线上线下读者都可参与的文化盛事。

此外,面向儿童,在线下举办的BIBF绘本展也将展期延长。

透过阴谋论的定义,可以看出阴谋论包括几个重要的因素:第一,主体。也就是“强大且恶意的群体或组织”。主体是阴谋的具体策划者、实施者和受益者。主体越强大和邪恶,阴谋论给人留下的印象就越深刻。第二,载体。也就是重大的社会和政治事件。载体是被人们直接感受和认知到的现实现象,是阴谋得以实施的中介,也有可能是阴谋实施的表象。第三,客体。阴谋论的思想隐含了一个逻辑:这个阴谋存在受害者也就是客体。客体是阴谋所形成结果的承受者。但既然是“阴谋”,也就意味着其结果必然是负面的、有害的,因此阴谋论的客体必然就是受害者。

书籍是文化的载体,字里行间传递的是古今中外的文明。北京图博会,既是版权贸易平台,更是文化文明交流互鉴的场所。

97个国家和地区30余万种图书参展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