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出大山之后住进新楼房开起小餐馆成为新市民

住进新楼房,开起小餐馆,成为新市民搬出大山之后(第一落点 关注脱贫后续)

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搬得出的问题基本解决后,后续扶持最关键的是就业。乐业才能安居。解决好就业问题,才能确保搬迁群众稳得住、逐步能致富,防止返贫。

2018年底,随着最后一批搬迁户入住,社区开始开展不同类型的就业技能培训。一看到有厨师培训班,早有想法的李飘跟妻子立马报了名。

最近,长三角多位市领导“逛吃逛吃”。

外卖员最先“闻”到了烟火气——

搬出大山,工作也有了着落,还能照顾家里人,李飘觉得很满足。

中午11点一到,仿佛吹响了冲锋号角一般,位于上海江宁路上的“拌将”干拌麻辣烫操作间里,所有人都忙起来了。自动接单的提示音响起,订单一张接一张吐出来。接单、拣菜、烫熟、包装,6名员工埋头走完标准化流程,无暇顾及其他。正值高峰,他们一分钟得做出3单。等在门口的外卖骑手和商家同时接到讯号,手机跳出派单消息,他们不再闲聊,各自分散去,同时计算所接订单取餐和派送最节省时间的合理路径。等厨房把餐食做好,他们便到商家的取餐口等号取餐,再以此为圆心,送到半径3公里范围内的大小格子间里去。

恢复营业后,不少店铺都开始自觉地线上线下两手抓。

商铺恢复之后,烟火气的“质量”有所提高,尤其在一些细节上。

“去趟镇上就靠一双脚板子,都是山路,车子进不来呀!”说起自己的老家务川县涪洋镇双河村,李飘满是感慨。

面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总体战狙击战的关键时期,只要社区、群众同心协力构筑起一个防谣堡垒,担负起阻击谣言病毒传播的“医生”这一角色,我们一定能为战胜疫情营造出一个最佳的网络空间!

在南京,生活服务业加快回暖。某点评网站的最新数据显示,一周内,南京在线上显示“今日营业”餐饮门店数增加了3倍有余。南京一家商场里的海底捞火锅店,第一天开门的晚市,上座60桌,有20桌在排队。绝大多数南京的餐饮企业恢复了堂食。

过去,他们一家守着不足3亩的陡坡地过活,靠天吃饭。成家后,虽然李飘也曾拖家带口地出去闯过,却没有攒下多少积蓄。

班里老师也发现了这个问题,还专门来家里了解情况。老师跟李飘和孩子认真谈了一次心,临走时,提醒李飘夫妇也要多帮助孩子融入新生活。

搬出大山后,李飘等人过的“第一关”就是城市关。从村里人成为新市民,有很多新的不适应:垃圾得倒进楼下的垃圾桶;要开始交物业费了……

“一些恢复较慢的城市,大部分为外来人口占比较大的城市。”中国科学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研究员陈雯说,从数据上看,还未出现报复性消费。她认为,2月份长三角城市特别是大城市的商业活跃度不高,此后各地密集出台多项政策措施,减轻企业负担,激励企业恢复经营,这促使长三角城市商业活跃度有了明显提升。

蔬菜卖得少了,营业额看似大幅回落,只有年初的一半,但实际上,与往年同期相比仍高出20%,“一方面拓展了线上的销售渠道,另外不少顾客形成了消费习惯,更信任我们。”魏光伟说。

搬到县城后,距学校只有十几分钟路程,上学不愁了。

同时,市疫情防控指挥部正在加大免费发放口罩的力度,还要求市纪委监委牵头,对各乡镇集市等管理工作开展专项督查,对工作落实不力造成不良影响的,严格按有关规定追究乡镇和有关人员责任。

“我看他们的动作、神态就知道他们要进店了。”李华对于这个结果颇为满意,她已经在伊秀寿司工作了10年,招待过无数客人,但她感叹:“现在看到每一个客人都很激动。”

地势陡峭,四面环山,人都住在半山腰上,道路不畅,外面的建材也很难运进来,当地村民只好就地取材,筑起了木房子。

这是3月13日在共享厨房“熊猫星厨”入口处发生的场景,麻辣烫操作间就在这共享厨房中。类似的共享厨房在上海不少,因为入驻品牌多,且只做外卖,每到饭点,这里就成了骑手的大本营,喧哗又热闹。疫情期间,找来洽谈“共享厨房”业务的餐饮企业数量增加了一倍,有些抱团取暖的意味。熊猫星厨创始人李海鹏说:“从数据上看得很清楚,最近小品牌外卖单量上升。”比如“拌将”麻辣烫,2月10日起,上海全部24家外卖门店陆续开始营业,现在每日客单量至少能达到以前的80%。

让李飘尤其“困惑”的就是物业费:“住得明明是自己的房子,为啥每月还得向别人交钱?”不只是他,许多搬迁户刚开始都想不通。

两个多月后,在社区的帮助下,李飘用凑齐的5万元,以8年为期,租下了一间门面,期盼许久的小餐馆就这样“上线”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沟通和适应,搬迁户们慢慢习惯了社区的生活。李飘有点不好意思,“啥事儿都有个过程嘛,懂了就习惯了。”

“现在一个月能挣七八千块,早就脱贫啦。”小馆子环境干净,口味地道,加上两口子手脚勤快又热情,馆子赢得了不少回头客。看到生意一天比一天好,李飘终于能缓口气。

从搬出大山到在县城安家扎根,尽管有些磕磕绊绊,但李飘觉得,日子越过越有奔头。

搬迁后如何后续帮扶“拔穷根”?摘帽之后如何巩固脱贫成果?本版今起推出系列报道,关注基层如何为脱贫的群众做好后续服务。

这个堡垒怎样发挥作用?习近平总书记指明了方向,给出了方法——“深入宣传党中央的决策部署,凝聚起众志成城、共克时艰的强大正能量。要广泛普及科学防护知识,引导群众正确理性看待疫情,增强自我防范意识和防护能力。”“要及时发布权威信息,公开透明回应群众关切,增强舆情引导的针对性和有效性。要加大对传染病防治法和防控知识的宣传教育,引导全社会依法防控,提高人民群众自我防护能力。”

为了让当前的疫情防控能有一个更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也为了使群众和国家更好地“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用”,构筑起一个群众、社区共同参与的谣言防控堡垒也就成了我们当前疫情防控总体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

苏州的松鹤楼是老字号,苏州市长也刚来过。苏州松鹤楼观前店负责人秦一倩最近没有休息,她还记得,大年初十前后,观前街上几乎仅有城管和环卫工人,现在不仅人多了,外地游客也来了,判断起来很简单,因为外地顾客一时拿不出“苏城码”。

在苏州市市长去过的观前街,记者走访,发现一家普通面包店在工作日的下午,也有十多人在排队等待,排队人手中或拎着或捧着温暖的奶茶,也有人手拎着附近商店的购物袋。步行街上,不仅有母亲带着孩子坐在凳子上吃着刚刚买来的零食,也有一家四口并排逛街的,还有人正端着一碗小吃边走边吃。

搬出大山,李飘的另一件心事——孩子上学的问题也解决了。

在疫情防控最严格的那段时间,这是整条街西段唯一营业的生鲜店。春节期间营业,魏光伟年年如此,按照往年的情况,周边小区居民大多回老家过年,来买菜的人应该寥寥无几。想不到,大年初二刚开门,小店顾客络绎不绝。魏光伟描述:“人多到进店得排队,从早上到下午,我一直站在收银台那里,一刻都离不开。”各类叶菜的货架最先被清空,然后是大白菜、土豆和萝卜,不少顾客一次拎走一周的菜量。那几天,魏光伟进货量是往常的2到3倍。从大年初五开始,疫情防控进一步升级,魏光伟的店铺关门了,销售依旧,只是转为线上下单、无接触配送的形式。他的线上生意也好得很,每天一上新,1个多小时肯定卖光,这样的情形持续了近半个月。

上周五中午11点左右,伊秀寿司营运部培训经理李华站在上海金桥店门口,看着远远走来的两位客人,悄悄对记者说:“感觉他们是要进我们家的。”话音刚落,两位客人驻足询问:“现在能堂食吗?”“能。”服务员一边大声回答,一边为客人测量体温、登记姓名和联系方式。

“他们毕竟过惯了山里的日子,能理解。”针对居民们的新困惑,社区干部们采取“两步走”:一方面挨家挨户走访,了解需求和想法,另一方面“一对一”讲政策、做工作,不让困惑“发酵”。

但没住几天,李飘却有点不自在:“地面都铺了亮堂的瓷砖,稍微落点灰或者踩个脚印都看得清清楚楚。”

借助互联网信息传播速度快,传播者具有匿名性等特点,网络谣言有着传播渠道多,传播覆盖面广,累加效果突出等传播特色。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后,诸如盐水漱口防病毒;出现流鼻涕和咳痰,不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金银花、绿茶、鱼腥草等可以预防新型冠状病毒;呼吸后屏气5-10秒,如果没咳嗽,说明没有肺炎;成都男子经武汉停留10分钟被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不过,网络谣言看似“强大”,很多网民一不小心就会“中招”,但只要掌握了其传播规律,我们依然能找准其“七寸”,使其止步,让其消声。

于广大群众而言,应该“擦亮自己的眼睛,掌握科学的方法”,对谣言的传播路径,谣言的传播特点,谣言的辨识技巧能做到“心中有数,脑中有法”。要找准网络谣言的“七寸”,从“识‘外貌’、辨出处、多比对、看跟帖、用常识”做起。每遇一些“火爆”的资讯,热点的话题,不妨看看其是不是有着诸如“是某某人就顶”,您的每一次转发将……等煽情味十足的雷同“外貌”,对于有着这些“外貌”的资讯我们大可以直接“pass”掉。

怎样构筑这个谣言防控堡垒?于社区而言就是发挥社区与群众之间的贴近性优势,立足社区实际,充分建设、利用好各类新媒体平台、微信群等工具,以高度的执行力、时效力做好对本社区相关事态的第一时间发声,宣传好本社区的优秀典型和先进事迹,以此阻断谣言滋生的土壤。当然在这方面,社区组织切忌不要出现“作风漂浮、敷衍塞责、推诿扯皮”的现象,惟其如此,社区这个堡垒也就有了顺畅运行的保障。

掌握了上述方法,我们也就穿上了一套能有效抵抗谣言的“防护服”,但打铁还需自身硬,“防护服”毕竟是外在工具,而“免疫力”则是我们自身独具的“避谣神器”!但这一“神器”的效力如何离不开自己自身的知识积累,因此平常自己多学学、多看看一些科学、法律、社会、新闻方面的常识,这些都有助于提升自身应对谣言的“免疫力”。同时,更重要的是,规避谣言从自身做起,要在不信谣的基础上,坚决做到坚决不传谣、不造谣,不让谣言因自己而扩散。

令人高兴的是,与2月份数据相比,3月份长三角平均商业活跃度有了明显提升。相比上海、苏州、南京、杭州等城市,长三角地区中小城市的商业活跃度更高。比如,从3月16日的数据看,长三角地区中有16个城市的商业活跃度达到80%以上,其中最高的是安徽宣城,为85.86%,与2月28日相比,升高近20个百分点;从活跃度增速来看,3月10日到3月16日,浙江绍兴和安徽安庆两市表现抢眼,增长比例超过11%。

1月28日到3月16日,上海市一直以绝对的商业活跃人口量优势领先于长三角地区的其他城市;截至3月16日,长三角地区商业活跃度人口较高的地区为上海、苏州、南京、杭州、温州、徐州、阜阳、盐城和南通。以上结果,是根据实时人工智能大数据监测等方式得出的。

“木房时间长了就容易变形,腐烂的都有。”李飘说。遇到刮风下雨,一家人就神经紧绷,生怕房子漏雨、塌了,觉都睡不安稳。

伴随着这些积极信号,长三角商业活跃度不断修复。由中国科学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联合清华大学信息研究院“智库2861”项目组发布的一组商业活跃度研究数据显示,3月10日后,长三角地区平均商业活跃度步入稳步增长阶段。以3月16日为例,长三角地区平均商业活跃度为70.84%,略高于全国0.17个百分点。若该商业活跃度数值达到100%,则表示该区域恢复到了2019年12月的商业人口数量。

变化很明显:杭州批发市场供货充足,他已不用提早出发抢货;同一条街做蔬菜生意的5家店铺尽数开门;来店采购菜品的顾客越来越多,每天线上预约的订单数越来越少,菜品价格也明显回落。“最近天气好,本地蔬菜大量上市,比春节前更便宜。”魏光伟说。这两天,来自杭州临安的高品质蔬菜已重回货架。

根据政策,李飘一家5口人搬进了务川县大坪街道敬贤社区的楼房里,房子面积100平方米。宽敞的卧室、独立的厨房、干净的卫生间……“再也不用为房子发愁,下雨天终于能睡个安稳觉了。”

不仅是外卖,街面商铺和食肆也在恢复。

等进了城,刚安顿好,他就开始找工作。一天,转累了的李飘想找个地方垫垫肚子,周边就几家餐馆,还坐满了人。正要离开时,他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周边餐馆不多,这又是刚需,是个机会。”

几番询问,李飘才弄清楚:“之前我们外出打工,孩子常年跟着在外地念书。现在回到家乡的学校上学,和同学们显得有些生分。”

老字号也有了新招数。苏州松鹤楼面对老客户也不敢松懈,店里开始加工配送松鼠鳜鱼、油焖笋以及香干马兰头等招牌菜的半成品,优惠价推荐到微信群里团购之外,还提供半成品的烹饪线上教学服务,细致到什么油温后放什么下锅,“店里原本也担心顾客在家做不好,这对品牌口碑也有损害,把做法一五一十告诉顾客,这样他们放心买,我们放心卖。”秦一倩说,大厨许亚洲则在研究,如何保障厨房更为高效和规范有序,抓好切配、冷菜、点心等每个环节。

刚到饭点,牛肉粉馆就坐满了人,大厅里,只见一个中等个头,身穿浅灰色夹克,皮鞋擦得锃亮的中年人正忙着招呼客人,他叫李飘,是这家店的老板。

根据搬迁群众就业意愿,务川县开展了不同技能培训1346人次,全县移民搬迁群众稳定就业达到8343人,实现一户一人以上就业目标。

直播是否真能带来人气还不好说,但有一点是确定的,降价促销能带动消费。12点左右,门店内的顾客越来越多,好几位外卖骑手站在店门口催单。一打听,原来是门店所在的商场举办了前所未有的促销活动,25元可买50元抵用券。店里外卖量瞬间飙升,4名服务员手忙脚乱起来。李华来不及更换工作服,挽起袖子开始打包外卖。

“以前村里没学校,孩子只能到镇上念书。一大早就得摸着黑出门,沿着山路走两个多小时。”时间长了,大人都受不了,更何况孩子。思来想去,李飘只好把儿子小亮(化名)送到县城的亲戚家,请亲戚帮忙照顾。

从3月1日开始,伊秀寿司部分门店恢复外卖,并陆续恢复堂食。一些改变在发生。这天中午11点30分,四五桌客人陆续落座,与此同时,在店内搭起的一个简易直播间内,来自市场部、策划部的员工开始直播,门店推出新招,每周直播一次。几分钟前,李华还在打趣门店主厨,是不是吹过头发。这会,那位主厨就被拉去演示如何做寿司,在直播平台,有观众为主厨“打Call”:“好帅啊!”

比如外卖包装。经此一“疫”,大家都意识到,包装是树立品牌形象的关键之一。比如“拌将”麻辣烫的外包装,最初用的是普通塑料袋,后来改为纸袋子,但这种包装不仅成本高,而且雨天容易破损。现在,他们使用的抽绳款塑料袋,是把4种包装一一试用后留下的最优选择。盛酱料的塑料盒也经历了类似过程,初期,因为盖子不易扣紧,顾客拿到时经常撒了一半,尝试过市面上十几种同款产品后,才选定最合适的一款。由于麻辣烫这一产品的特殊性,配菜出错或者包装破损的问题难免会有,商家直接在包袋上印了客服的微信号,顾客可直接退换或索赔。

在全民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这场战役中,防控力量向社区下沉是党和国家的重要举措,下沉的不仅有人员、物资,更有一系列的职责,“外防输入、内防扩散”是职责,“构筑起疫情防控的人民防线”是职责,同样,做好关于谣言的识别与应对更是不容忽略的另一类职责。

这家店的厨师长许亚洲发现,随着周边企业和商场的复工复市,不少公司白领和商场工作人员开始来店里就餐。13日中午,松鹤楼来了一位在银行工作的老客户,他和许亚洲相识10年了,来到桌前,这位老朋友特意叫来许亚洲说:“安排点东西吃吃。”一般老客户就是这样,来了要当面了解有什么主打菜,尝尝鲜。当天,他为这位老客户上了春季的时令菜酱汁肉、塘鲤鱼炖蛋以及腌笃鲜等,客人还将剩下的菜品打包了,希望自己家人也尝一尝熟悉的味道。

2月10日,生鲜店重新开门营业,生活节奏渐渐趋于正常。“从上周一开始,突然没人了。”魏光伟说。

原以为在家门口上学是件高兴事儿,但出乎意料的是,开学第一周,李飘明显感觉孩子的情绪不太高。

还比如使用公筷公勺等方面的卫生意识。苏州观前街的松鹤楼里,每桌都配备公筷公勺,以前是顾客有需要才会给。在上海伊秀寿司的门店里,李华发现,有的员工每天主动用洗手液消毒几十次。外卖单上,还增加了菜品制作人、装餐员、骑手体温标注。作为培训经理,李华以前跑门店多,但现在写文件多,文件中包括各种升级版食品安全制度。

■本报记者 任俊锰 陈抒怡 见习记者 巩持平

接到易地扶贫搬迁的消息时,李飘还有点不敢相信:“一家子还能搬出大山,做梦都没想到。”

南京市委书记张敬华在夫子庙吃鸭血粉丝汤,无锡市委书记黄钦到当地老字号点了青团、小笼包,淮安市委书记蔡丽新去面馆吃了碗特色长鱼面,徐州市委书记周铁根在商场买了杯奶茶,淮安市市长陈之常到饭店点了鱼圆和螺蛳,苏州市市长李亚平去了观前街……此外,南京宣布向市民和困难群体发放超3亿元消费券,宁波宣布将推出1亿元的文化和旅游惠民消费券,杭州建德等地也推出旅游消费券。

同样,遇到不了解的事情,应该养成先看出处的习惯,对国家媒体、国家机构发出的资讯大可放心,而对于自媒体、朋友圈等出现的资讯,则要给其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对于这些资讯,最好先到权威网络平台上查一查,看一看,很多事情一查便会“水落石出”。中国有句俗话“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当我们手机上出现几个不同的信息源时,还可以把不同信息源的资料放在一起进行比对,比对他们的证据、比对他们的来源,比对网民的留言,如此一来有助于我们发现哪一方的证据更强、更靠谱,要知道,看似复杂的结论其实都是由简单的证据累积起来的。

2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调研指导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时强调,社区是疫情联防联控的第一线,也是外防输入、内防扩散最有效的防线。把社区这道防线守住,就能有效切断疫情扩散蔓延的渠道。全国都要充分发挥社区在疫情防控中的阻击作用,把防控力量向社区下沉,加强社区各项防控措施的落实,使所有社区成为疫情防控的坚强堡垒。

在杭州城西,魏光伟经营一家名叫“半亩鲜”的生鲜店。最近,他发现城市复苏味渐浓,可小店营业额下跌了。

数据显示,3月16日,上海的商业活跃度上升到69.69%,与之对应的商业活跃人口达到1330万人。

2018年7月,李飘全家从贵州遵义市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的大山深处搬到了县城。挪了穷窝,摘了穷帽,李飘一家成了新市民。截至去年年底,务川县已经累计实施搬迁4283户19809人,易地扶贫搬迁任务全面完成。搬迁群众进了城,如何稳得住、能致富?

如今,孩子慢慢认识了不少好朋友,成绩也稳定了不少。这一切,李飘看在眼里,乐在心里。

后来,李飘有了第二个孩子,加之老母亲身体不好,常年吃药,夫妻俩只能辞职回家,没撑几年就成了贫困户。

后来外出打工,孩子就跟了一路。“因为经常换工作,孩子几乎没有在固定的地方上完一年学。”一说到这儿,李飘满是愧疚。

我们熟悉的大街小巷里的味道,慢慢回来了。

“共享员工”各归各位

并加强商铺管理,督促业主按要求做好防控要求,对进出人员检测体温,必须佩戴口罩,未佩戴者一律禁止出入。压实乡镇、村(社区)属地主体责任,劝导群众少出门,不要集中出门,取消集日,常态化开市,出门要戴口罩,没有戴口罩的不要出门。

此前一个月,李华经历了职业生涯中最大的一次变动。从1月26日开始,受疫情影响,伊秀寿司大部分门店停业闭店,只有极少部分门店保留了外卖业务。2月6日,李华和160多位同事,成为叮咚买菜的共享员工。李华原以为新工作会持续一段时间,但由于叮咚买菜的人员复工情况好于预期,李华和同事们提早结束了“共享”。

“还是观念有问题,过去老觉得教育孩子就靠学校,不靠家长。”李飘说,“以后我们对孩子的教育要更上心才行。”

但转头,李飘又犯难了:干惯了体力活儿,炒菜的技术不够怎么办?妻子也发愁:租金也是笔不小的数目,一时半会儿也难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