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澄清视觉训练不能治疗青少年真性近视

中新网上海9月7日电 (记者 陈静)当下,青少年近视发生率不断增加已是不争的事实。通过视觉训练就能治疗近视吗?上海眼病防治中心专家许琰7日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视觉训练不能治疗真性近视,一切说“视觉训练能够治疗近视”的宣传都是骗人的。

这位专家告诉记者,视觉训练是指利用光学或心理物理学等方法,训练双眼调节功能、集合功能、眼球运动功能以及两者的协调性,从而提高双眼视觉系统的应用能力,改善及治愈视疲劳、眼球运动障碍、阅读障碍等双眼视觉疾病。

对于真性近视,许琰指出,不戴眼镜只会让眼睛始终处于疲劳状态,不仅不会降低度数,还会导致近视增长过快。而戴镜后视觉质量提高,用眼疲劳改善,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延缓近视的进展。她直言,近视度数加深与戴眼镜没有关系。(完)

2 国际学校是“快乐学习”的代表

因为中国学生厉害的托福、SAT分数,美国名校top20里面也有许多中国面孔,许多人认为那些藤校牛娃是国际学校或者美国高中的学生,其实并不尽然。以2016的录取来看,国内声望颇高的北京德威国际学校毕业生有升入英国的牛津剑桥、帝国理工,美国的康奈尔、西北、加州伯克利等名校,但是并不是常规想象的全部是世界大学前30或者前50的名校,因为那些从小国际学校长大的孩子更有自己的个性,他们只是选择了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并没有一味追逐排名。每所国际学校一年毕业生大约只有100-200,国内几百所国际学校的毕业生也不足10万,以每年50万出国学生计算,大部分学生还是一边准备高考,一边准备出国的普通高中学生,国际学校的学生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3 国际学校等于贵族学校?

6 进入国际学校是为了躲避幼升小、小升初的压力

4 读国际学校就是为了学好英语?

其中,梁某明于2019年4月11日在驾驶手扶式拖拉机时受伤,于2019年4月23日证实死亡。4月28日,许某枝以其配偶身份向郁南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下称“郁南县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

法院同步发布的十大典型案例涵盖证券监管、行政协议、工商登记、环保行政许可和行政处罚、食品行政处罚、劳动社会保障、不动产登记、业主委员会指导和监督等多方面行政纠纷。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合作单位,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国际学校等于贵族学校?或者说学费偏高就是贵族学校?坦白来说,真正意义上的贵族学校也就是欧洲仅有的几所百年历史的男校、女校,现在拷贝到中国的学校只是采用了西方的教育理念,与中国国情相结合,并不是100%英国《唐顿庄园》里面描述的样子。

在辅导作业中,常有家长抱怨孩子读书写速度很慢,错误、漏抄、抄错板书时有发生。许琰坦言,这些看上去的“马虎”问题,除了有孩子学习态度不认真因素,还可能是孩子眼睛运动发生异常或者眼睛和手的运动不协调。

郁南县人社局经调查后作出《工伤认定决定时限中止通知书》(下称“《中止通知书》”)认为,工伤认定需以法院或者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对梁某明与用人单位是否存在劳动关系作出判决为依据,决定中止作出该宗工伤认定决定的时限。许某枝等5人不服,诉至法院。广东省云浮市云城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在许某枝等5人没有向法院提起诉讼或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要求确认劳动关系的情况下,郁南县人社局以应先行通过劳动仲裁、民事诉讼途径确认劳动关系为由决定中止作出该宗工伤认定决定的时限,适用法律、法规错误。据此判决:撤销郁南县人社局作出的《中止通知书》,责令其在法定期限内重新作出行政行为。一审判决后,各方当事人均未提起上诉。(完)

她表示,眼睛的对焦过程是睫状肌伸缩运动的结果,类似健身锻炼,有效的调节训练可以加强眼睛的调节幅度,调节灵敏度,改善聚焦问题,使得眼睛不易疲劳,获得舒适的视觉状态。

数据显示,2019年,广东法院共审结各类涉民生行政案件11751件,同比增长30%,以调解撤诉方式结案数达2766件,其中调解结案数增幅达61.9%,主要集中在征地补偿、行政赔偿、社保待遇、公积金给付等民生案件。依法审结一批涉深圳“二线插花地”棚户区改造、湛江国家机场迁建等重点项目行政案件。随着“双区”建设和“放管服”改革推进,各类商事登记、产权登记行为和纠纷案件增多。

再者学生的英语水平是一个自主学习的过程,并不意味着在英语环境中就可以说好英语,很多人甚至吐槽出国2-3年的同学英语口语水平还只是一般,一直混迹中国人圈子,并没有我们想象的流利英文。而在几乎全是中国人的国际学校,如果学生课下的交流用中文,只有课上用英文,那英语提高也会比较有限。

本文转载自《教育咖》的博客,点击阅读原文。

5 进了国际学校将来全部升入名校

这是和贵族学校并称的两大误区,国际学校学生确实接触英文的时间更长,外教授课表达更地道,但是学好英语一定不是读国际学校的全部。数学、物理,甚至是历史、艺术,不是用另一门语言来学习这些基础知识,而是通过研究历史的过程中发现一些规律,得出自己的思考,写论文表达出来。

关于是否要戴近视眼镜,家长们存在着一些认识误区。许琰告诉记者,因视力下降,视物模糊而就诊的低年龄段孩子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假性近视。这是由过多的近距离游戏或看书写字导致用眼过度,眼睛睫状肌痉挛,造成调节性近视。她说,这种近视,只要使用药物放松紧张的睫状肌就可以恢复正常视力。

确实国际学校和公立学校的教学理念不同,但是两者不是二元对立、非此即彼的,在国际学校家长圈里有很多资深家长就选择让孩子1-3年级在公立学校读书,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然后再转去国际学校,提高英语能力。而且因为国际学校确实管理宽松自由,更适合自律意识强的孩子,家长在一定程度上还要督促孩子自主学习。

1 以偏概全,盲目认为公立学校不好

躲避压力是国际学校爸妈的一个直接原因,首先很多国际学校是12年一贯制,在一所学校内可以获得完整的教育,再者即使是在升学季换读其它国际学校,他们的考核标准也相对灵活,除公立学校国际班以外,一般不要求中考分数。但是就读国际学校绝对不意味着一劳永逸,对于他们来说,每一个项目都相当于考试。而且既然目标是世界名校,他们的要求不会因为学生背景不同而有变化,接近满分的IB成绩、一份闪亮的个人简历、独立的课外活动都必不可少的。之前网上流传的美国高中的3个4,一天4杯咖啡,只睡4个小时,考出4.0的GPA,在国际学校的高中最后两年也会存在。

许琰表示,视觉训练主要的对象是弱视、斜视、视功能障碍的人群,并指出:“视觉训练主要是训练大脑和双眼的协调性,训练的是视功能,而不是治疗近视,相反不正确的训练还可能加深孩子的近视。”

作为临床医生,许琰指出,近些年来,视疲劳的发病率逐年增长,具体症状表现为眼睛酸胀、流泪、眼眶痛、看书写字不能持久、头痛不适等等。她介绍:“视疲劳的原因很多,因调节功能异常导致的视疲劳可以通过视觉训练来改善。”

因为轻松、宽松的环境,不知从何时开始,国际学校成为了“快乐学习”的代表,那与之相反的“痛苦学习”就是现有的教育体制吗?显然不是。如果说为了逃离现在的高频率考试、题海战术可以理解,但是如果把功课少、不做题当成快乐教育的全部就错了,IB的最后两年要准备论文,完成课外活动的项目,应对高难度的考试,学生一样忙到飞起,压力山大,45分满分的IB课程,每年全球只有100多人是满分,而且也要考到38+才能申请剑桥牛津等。

据介绍,眼球运动功能主要包括注视、扫视、追随。许琰说,这三者相互联系,又常常同时发生异常,影响到阅读能力,表现为阅读速度慢、丢字串行、抄写困难。在采访中,许琰告诉记者临床遇到的一个病例。7岁的女孩刚开学,突然说看书看不清,看黑板也看不清。在当地医院接受了眼底视网膜、头颅CT等多项检查,都没有发现病因。在其门诊,视功能检查结果发现,孩子眼睛的调节功能异常。针对病情,医生们一方面安慰家长和孩子情绪,一方面给她设计了视觉训练方案。经过一个月的治疗,孩子的视力慢慢恢复正常,远近视力都达到1.0。

再者,除了贵族的概念不说,现在中国国际学校的学生很多也是中产家庭,只是父母认同西方的教育理念,不希望孩子深陷应试教育的漩涡,为他们将来出国读大学打下坚实的基础。学校的分类应该单纯按照教育模式,而不是经济基础来区分,贵族教育的标签是对学校的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