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开多趟动车“明星班组”值乘丝路高铁驰滨海

中新网兰州12月30日电 (何健 宋怡雯)12月30日零时起,中国铁路兰州局集团有限公司正式实施年底列车运行图。兰铁集团加开沿海方向多趟高铁动车组列车、调整列车运行区段、提升列车等级、压缩列车运行时间等多种举措服务旅客出行。兰州客运段值乘丝路高铁的“明星班组”为旅客提供“服务品质优于空乘体验”的贴心乘务服务。

“明星班组”列车员在值乘动车上。杨艳敏 摄

对于旅客而言,更早享受回家的喜悦是一种幸福,对于穿上藏蓝色新式高铁制服,代表新车新线新形象的“高姐”焦玉霞来说,这也是另一种幸福。随着春运临近,虽然自己的工作会更忙,苦累会更多,但是看到每一名旅客平安到家、得到他们的赞扬与肯定,苦点累点也就值了。焦玉霞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春运结束后,让父母坐上自己值乘的这趟车,全家一起去上海玩玩。

乍看上去这人也没啥特别的呀,直到瞅到了他的名字,原来,镜头面前的半百老人是那个曾经饱受争议的“北大第一个卖猪肉的”陆步轩。

今年11月,《北大屠夫20年后还在卖猪肉:年销售额18亿》的新闻连续两天上了新闻热搜。

旅客和“明星班组”列车员一起合影留念。杨艳敏 摄

2013年陆步轩在北大演讲

商务座车厢,清新淡雅的玫瑰花香沁人心脾,几株绿植点缀,环境十分惬意。作为首发“高姐”乘务员之一,任炜曾经在兰州至上海Z218次普速列车跑车,不曾想又能在高铁上重走这条线路,内心感触很多。“跑”普速车,兰州到上海要24往返一趟要3天左右。现在高铁通了,一天就能走一趟往返,任炜俏皮地说:“高铁速度快,在车上也不那么想家了”。

过去,陆步轩是北大第一位卖猪肉的,对于“屠夫”这个身份,他都是会回避的,认为自己给母校丢了脸;

穷到什么程度呢,小时候的陆步轩每天就只吃两顿,早上玉米粥,中午玉米粥就面条,晚上不吃饭扛过去;初中离家远住校,每周他回家拿一次烘干的馒头,到学校泡稀饭或者白开水就着吃,能撑一个星期。

针对不同出行人群特点,这趟高铁巧打“服务牌”,在残疾人厕所设置“母婴服务台”,放置了消毒湿巾、纸尿布、婴儿抱枕等服务备品。在一等座放置“便民服务箱”,放置针线、鞋油、鞋刷等备品。配备便民服务药箱,提供血压计、体温计、听诊器。为商务座旅客提供小食品、饮料的同时,配备爱心凳、爱心茶,为老、幼、病、残、孕旅客提供重点照顾,努力当好旅客的“贴心管家”。

小伙子好强,第一年高考他就考上了西安师专,结果拿到手就把通知书给撕了,“我有个亲戚在国防科技大学读书,他父亲总是跟我父亲炫耀,我不服,坚决要考个更好的学校。”

比照军事化训练的标准,专门由退伍老兵组织新成立班组进行走姿、坐姿、军姿、军纪强化训练,百米长的站台,每天不少于3公里长的队列训练;服务礼仪培训,和进京、近沪班组开展“对抗”训练,车队专门在学习室墙上贴了一根“标线”,引导手势必须达到统一标准,每一个动作幅度都要精确到厘米;为了更加准确掌旅客需求,车队组织乘务员先后到杭州线、北京线和广州线等20多个班组、往返乘车500多公里进行“换位”服务体验,认真倾听每一句服务用语是否规范,仔细留意每一个眼神细微变化,甚至一个微笑问候、一次鞠躬迎送都要揣摩体会,想方设法补足自身服务“短板”,目的就是让旅客感受到最专业、最优质、最贴心的乘务服务。

高品质的服务源于对细节的追求,为了营造一个温馨舒适的乘车环境,兰州西至上海虹桥这趟高铁,大力推行“微笑式、提醒式、倾听式和无干扰”特色服务,在商务座实行“中英双语”介绍,通过“三米三声”服务特色,做好乘车引导和温馨提示。同时,及时更新了列车广播自动报站内容。利用车厢电子显示屏,将安全须知、服务提示、设备设施使用注意事项等内容,以静态显示方式向旅客进行循环提示。

时光退回到16年前,2003年,一则“北大毕业生‘沦落’街头卖猪肉”的新闻报道,将陆步轩推到整个社会跟前,伴随着嘲笑和蔑视,很多人说:“北大毕业还不是照样卖猪肉?读这么多书有什么用?”

这趟连接丝路古道和滨海之城的高铁列车,代表了兰州客运段的高铁形象,更代表了兰州局集团公司客运服务水平。为了给旅客展示出最好的乘务形象,展现出最优质的乘务服务,兰州客运段高铁一队立下了“乘务标准高于银中高铁、服务品质优于空乘体验”的“军令状”。

陆步轩用“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形容到北京时的心情,他还专门去天安门拍了张照片,和家书一起寄回家去了。

最近,抖音上冒出了一位特殊的“网红”。

法院经审理认为:关于谷志军要求支付2014年12月4日至2015年4月4日期间工资差额5200元的诉讼请求,谷志军于2014年11月10日提出调岗申请,其虽主张该申请并非其真实意思表示,但未提供相反的证据,法院不予采信。用工单位久凌储运北京分公司在收到谷志军的调岗申请后,与其协商一致变更了工作岗位及薪资标准,谷志军亦签署了调岗及薪资确认书,且约定的薪资未低于本市最低工资标准,应认定双方协商―致变更工作岗位及薪资标准合法有效。2014年12月起,谷志军实际领取的工资高于确认书约定的标准,并无不妥。故谷志军要求按受伤前一个月工资数额补发此期间工资差额,缺乏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考上北大,当屠夫,出名,是陆步轩像过山车一样起伏的前半生绕不开的三个转折点。

一晃就是30年,随着时间,命运也跟着浮浮沉沉,曾经的及冠少年,如今已年过半百,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陆步轩的故事,就像这个故事并不是一句“北大毕业生卖猪肉”就能概括得了的。

特别是如果双方之间劳动合同没有约定用人单位享有根据劳动者的工作岗位确定劳动报酬的权利,用人单位是否有权利调岗并调整劳动报酬呢?《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四十六条和第四十七条规定工资分配应当遵循按劳分配原则,实行同工同酬;用人单位根据本单位的生产经营特点和经济效益,依法自主确定本单位的工资分配方式和工资水平。我们认为,岗位管理包含了岗位的薪酬管理,岗位异动也往往伴随着岗位报酬标准的变动,法律规定了企业在员工不胜任前提下可调岗,其让渡的应当是完整的岗位管理权,该权利包括履行新的岗位薪酬标准、新的考核办法等等。员工因不胜任工作而被调整到新的岗位,其薪酬应当根据新岗位的标准确定,否则有违于“同工同酬”的基本立法思想。另一方面,为了防止企业调薪权利的滥用,充分保障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企业在调薪操作时应当基于以下前提:(1)有明确的岗位职系和薪酬对应标准;若无制度规定和合同约定,调岗后的薪酬标准应当协商确定,而不能由用人单位单方确定;(2)与员工书面确定新的岗位与报酬标准;(3)如果是降薪,企业应当为劳动者准备2至3个月过渡期,过渡期内不降薪。

北大的同学里有不少是城市同学的,见识和眼界都比他广,他们卧谈会时讨论哲学,陆步轩根本搭不上话,好强的他第二天一爬起来,就去图书馆借哲学书“补课”,好让自己能尽快融入其他人。

2012年4月至2013年1月期间(工伤前),谷志军该期间应发工资的情况如下:3125.84元、3917.50元。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二十六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依然没有规定调岗后薪酬是否可以发生改变,特别是当岗位级别降低时,薪酬标准是否可以随之下降。

只是,这种骄傲很快被“自卑”取代了。

1966年,陆步轩出生在陕西省长安县东部一个小村子里,家里几代都是耕田种地的,父母文化水平都不高,小学时母亲因为意外去世,让本身就贫穷的家里处境更艰难了。

陆步轩抖音上一个18秒的视频51万赞

30日上午,兰州西至上海虹桥G3182次高铁在西客站迎客待发。大学生杨晓霞一进车厢,就被眼前温馨别致的装饰所吸引。每个座位上面都悬挂了小红灯笼和中国结,车内窗户上还贴了特色剪纸窗花,新年、新车、新气象,似乎年越来越近了。这两天,刚刚结束了一场面试准备回校,网上查到新增开了一趟G3182次高铁,出发和到站时间非常合适,于是在网上订了票。大学四年,每年假期都要在兰州和郑州之间坐普速列车。随着高铁开行,从15个小时压缩到5个半小时,“高铁开了,家也近了”,对于外地上学的杨晓霞来说,高铁开行,进一步拉近了家的距离。

对陆步轩来说,上学就是为了能够改一改自己的“穷”命,那时大学都是统招统分,只要能考上大学,一毕业就是吃公家粮的人了。

1985年,陆步轩考了531分,位列陕西省第十四、长安县第一,这一次,他收到的通知书,来自北京大学中文系。

陆步轩则不会逃课,他每天除了上课,去图书馆看书外,最喜欢就是去听各种讲座。

2012年4月18日起谷志军被派遣至久凌储运北京分公司。2013年2月21日,谷志军在工作期间受伤,伤情为:颈部脊髓中央损伤综合征(不完全的脊髓损伤)。2013年4月28日,谷志军当日所受伤情经北京市丰台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属于工伤。2014年6月26日,谷志军伤情经北京市丰台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达到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标准捌级。

人只要活着,就一定有后来。但很少有人问一句,后来呢?

十年以后,陆步轩被请回母校北京大学做演讲时,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仍旧是:“我给母校丢了脸、抹了黑。我是反面教材。”

那时的陆步轩想着,这就到底了,这辈子不会比这更差吧?结果他去杀猪卖肉了。

天气不好,馒头霉了馊了,还是忍着吃下去,穷啊,没办法,不然只有饿肚子。

跻着拖鞋、穿着短裤,在小县城里隐瞒学历卖猪肉为生的陆步轩,回想起在踏出北大校门的那一刻,大概怎么都没想过从北京回来后,把人生过成了这样——原想当个文人,却成了屠夫。很少有人多嘴问一句,后来呢?

“明星班组”列车员为旅客介绍相关乘车信息。杨艳敏 摄

此外,为了让旅客感受高品质旅途需求,在服饰体现上,该段把乘务员的服装服饰作为服务的一大亮点和特色,从选料颜色、款式样式到色彩搭配,都精挑细选,反复推敲,使所选服装服饰既彰显质地的高品位、又凸显浓郁的西部地域文化特色。(完)

2014年11月10日,谷志军向用工单位久凌储运北京分公司书面提出《调岗申请》,表示由于身体状况原因,四肢无力,不能经常弯腰,无法胜任原岗位,请求调离原岗位。诉讼中,谷志军主张该申请并非其真实意思表示。2014年11月19日,谷志军签署了《调岗及薪资确认书》,该确认书载明:“由于本人不能胜任现在的工作岗位,经公司与本人协商,本人自愿同意由仓储部联想驻厂项目仓务工岗位调换至仓储部联想北京成品项目安全员岗位,每月薪为2400元。本人已熟知上述内容并愿意接受”。2014年12月起,东方汇佳公司按高于确认书约定的薪资标准向谷志军支付工资,并提供了2015年1月至2015年5月的工资表,显示谷志军该期间应发工资的情况如下:2580元、2740元、2740元、2740元、2740元。

“庙堂无作为,肉案写春秋”,即便陆步轩把猪肉案上的事也捣腾出了名堂,即使他给母校北大捐了9个亿,他还是觉得自己是母校历史长卷上不光彩的一笔。

案例:谷志军于2012年4月18日入职东方汇佳公司,当日双方签订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合同约定:本合同于2012年4月18日生效,其中试用期至2012年5月17日止。本合同于2014年4月17日终止。东方汇佳公司派遣谷志军到用工单位的派遣期限自2012年4月18日开始。东方汇佳公司派遣谷志军工作的用工单位名称久凌储运北京分公司从事久凌储运北京分公司岗位的工作。派遣期间谷志军同意东方汇佳公司可根据工作需要、经营状况及工作表现、业绩情况对谷志军岗位进行调整。东方汇佳公司委托用工单位每月15日支付谷志军上一个自然月工资,其工资结构为:基本工资+岗位工资+绩效工资,基本工资为1260元。谷志军在试用期间的工资为1500元。谷志军同意东方汇佳公司可根据工作需要、经营状况及工作表现、业绩情况、谷志军岗位调整变化情况对谷志军的工资水平进行调整。该劳动合同到期后,双方签订劳动合同续订书,期限为2014年5月1日至2016年4月30日。

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的陆步轩,似乎已经对北大学子卖猪肉这件事释然多了,他调侃自己是“最有文化的猪肉佬。”

至今,陆步轩仍旧能记得8月28号那天,他拿着北京大学的通知书,启程去北京,这是他平生第一次出远门,父亲搀着奶奶在他身后送了好久好久,才转身离开。

北大人身上的那种自信,又回来了。

他在抖音上发布的第一个短视频里说,“我曾被政府招去做了12年的公务员,之后辞去公职,重新回到肉案,希望利用有限时间,做好猪肉这篇大文章。”

开始有人喊陆步轩“北大屠夫”,这四个字,硬生生成了他心底的刺。

乡里乡亲的都说他了不得,是文曲星附体,一向节约的父亲,特意为儿子摆了两天的酒席。

大学四年,陆步轩都是在“追赶”,别人说了啥自己不知道的,他就赶紧去学,在北大他基本是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宿舍,饭堂,教室,别的同学偶尔会翘课,就借陆步轩的课堂笔记来看。

戴着一副眼镜儿,身材微微发福,一笑就能看到被烟和茶染出褐色的门牙,他只拿着扇子说了一段话,就引来51万赞。

庙堂无作为,肉案写春秋

接下来的一年,陆步轩全凭自学,没日没夜地拼命,眼睛一睁就学习,困得不行就闭上眼睛睡会儿,夏天小村子里蚊虫遍地都是,用不起蚊香只能点蒿草驱蚊,热得满身汗,烟又熏人,这种条件陆步轩依旧在用功。

30年前,曾经的北大才子混得灰头土脸,干过装修,开过小卖部,甚至专职打过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