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635分盲人考生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最感谢父母

考635分的盲人考生:对大学生活充满信心

8月26日,安徽“盲人考生”昂子喻接到了中央民族大学老师为他送来的录取通知书,在与老师进行了充分的沟通后,他对于未来的大学生涯充满了信心。

“千岛湖乡村旅游融入了民俗、亲子、运动、农业等特色,不仅带来了人气,也推进了农产品的销售,很值得我们学习。”剑河县国文中药材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杨通国分享了他的学习感受,表示要借鉴淳安模式把产业基地做出特色,留住游客观光欣赏的同时,也推广农产品增加收入。

选准带头人 念好致富经

昂子喻:我的专业涉及到计算机,所以得学习一些基本的读屏操作。我是高一才进入盲校的,而且只有一年,很少碰电子设备,手机的日常使用没问题,但电脑读屏软件还是不熟悉,还要加强一下,这样才能应对未来的学习。

剑河县位于贵州省中部,县域总面积2176平方公里,全县总人口27.58万人,以苗侗为主的少数民族占总人口96%。2019年年底,剑河向脱贫摘帽发起最后总攻,姜玲到任后立即加入“剑河战区”,不分白天黑夜,没有周六周日,全力以赴完成各项任务。

昂子喻说他最感谢的是自己的父母,没有父母这么多年的陪伴,他很难坚持下来。

昂子喻出生于2001年,患有先天性视网膜色素变性,到13岁时几乎完全失明。他从小跟普通孩子一起上学,学习基本靠听,每天的作业都是父母帮忙代笔完成,他们给昂子喻读题,昂子喻把答案说出来,然后父母再写上去。

今年植树节,一辆从淳安出发的大卡车,在经历近30小时、1400公里的长途跋涉后,到达剑河县太拥镇。车上的50万株“鸠20”茶苗,全部产自淳安县茶叶良种场,前期经过多方对接,这些茶苗已经过一年的精心栽培。“鸠20”谐音“就爱你”,1亩“鸠20”茶园年收入可达到9000元左右。这次承载了淳安46万老百姓深情厚谊的“千里送茶”活动,深受当地百姓赞许。

由于公司尚处于起步阶段,养殖经验和管理销售知识不足,姜玲又让彭宏带着技术员到淳安学习养蜂技术。“回去后,我们一定要大干一场。此行收获满满,既看到了不足,也看到了剑河的优势”。离开淳安时,彭宏信心十足。目前,彭宏的公司养殖了500余桶蜜蜂。蜂蜜借助淳安剑河东西部扶贫协作项目,通过年货大礼包、浙企代销等开展线上线下销售。公司今年计划带动贫困户70余户,通过技术指导、帮扶销售,带动贫困户实现人均增收1200元。

在减贫路上,无数个“姜玲”甘做那一块小小“铺路石”。正因为有千千万万个像姜玲一样的扶贫人默默付出,才有了今天的和美画卷。(完)

北青报:你的学姐黄莺几年前被武汉理工大学录取,她认为视障学生读普通高校最大的困难是与社会融合,你怎么看?

高一时,昂子喻去青岛盲校读了一年,主要是学习盲文。这一年对他的帮助很大,他能够熟练掌握盲文的阅读,在生活自理方面也有了显著提高。不过考虑到盲校的教学进度和整体环境,他还是回到了父母身边,继续在普通学校学习。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决定只身前往西部扶贫,只因身后有全力支持她的家人。2019年10月,为响应中央的号召,作为扶贫站站长,姜玲毅然报名参加东西部协作选派。当时家庭的状况是女儿马上高三,很快面临高考;儿子才5岁,正是需要陪伴之时;父亲身患胃癌,全胃切除;婆婆脑部生了罕见巨型肿瘤,术后无法恢复,已是一级残疾。但家里人都支持她去,没有一人拖后腿。丈夫面对她征询的目光,坚定地点点头。她感动的对丈夫说:“我报的是短期选派,3个月后就回来了”。

北青报:大学都是寄宿制,生活上是否有困扰?

考试也是一样,昂子喻要把试卷拿回家,在父母的帮助下完成。如果是期末考试,学校会安排一个单独考场,让昂子喻的父母来帮忙读卷子。后来上了中学,为了保证公平,就由学校的老师来完成读卷子的工作。

在住宿方面我有些经验,因为我从盲校回来就在普通学校就读,也是寄宿制的。上了大学以后,可能还需要适应一下环境,比如打饭、洗澡、找座位之类的,但这些困难我已经想到了,并做好了心理准备,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昂子喻:我将要读的专业是信息技术与计算机科学,这个专业是我自己选的,我从小就喜欢数学,所以填报的专业大多跟数学有关。我看了这个专业的课程,大部分是数学,有一部分跟计算机有关,主要是程序方面的。程序本身对视力没什么要求。但有一些基础学科,比如高等代数,可能会有一些困难。教材如果是电子版,我就会用盲文电子显示器,把电子版文档转化成盲文显示出来,但数学科目会有很多符号和图形,仪器在识别时可能会出错或者显示不出来。我上初中时,还有一些视力,爸爸就用记号笔把图形画出来让我认识,后来我全盲了,但对图形还有一些印象,因此比先天失明的学生在这方面还是会好很多。

为帮助剑河县如期完成脱贫摘帽,姜玲一直在思考如何让贫困村脱贫致富。剑河县尚有94个深度贫困村,如果每个村都有三五个致富带头人,利用东西部扶贫协作平台,培育一批“领头雁”,孵化一批企业,让产业互动、市场对接,让扶贫产业不断壮大,便能带动贫困户增收脱贫。有一段时间,她为此事辗转难眠。

牵线东西协作 助力剑河增收

3个月很快过去了,她征询家人的意见:“这边的脱贫攻坚任务很重很重,我是不是再留一年半?”家人听后依然是全力的支持。丈夫说:“家里有我呢,我会管好两个小的,照顾好4位老人,你就放心干你的事吧。”丈夫的表态没有丝毫迟疑,一人揽下了所有的家庭重担,全力支持她的扶贫事业。

2017年,姜玲担任淳安县扶贫工作管理站站长,她将多年来的沉淀资金作了全面梳理,共化解各级沉淀帮扶资金7400余万元。2020年5月,浙江省委、省政府通报,对2019年落实有关重大政策措施真抓实干、取得明显成效的区市、县予以督查激励,淳安县荣获“打好低收入百姓增收攻坚战、深入实施低收入农户高水平全面小康计划工作主动、成效明显的县(市、区)”。姜玲和她的同事们,用扎实的脚印诠释了什么是精准扶贫“浙江样板”。

昂子喻:我了解学校这边此前没有招收过全盲学生,仅收过弱视学生。但学校这边对我的情况很重视,填报志愿时,就跟学校老师沟通,老师就在电话里跟我爸妈说,学校会做好准备。我的录取通知书是民大的五位老师送来的,这让我很吃惊。我们三口跟老师们沟通了很多细节,主要是关于之后学习中教材的使用问题,民大老师表示会全力配合,一起想办法解决。老师很主动,态度也特别好。

到剑河去 到国家最需要的地方去

北青报:马上就要开学了,你有做什么准备吗?

淳安有个千岛湖,剑河有个仰阿莎湖。姜玲把千岛湖的鱼和剑河的鱼作了细致比较,发现剑河的鱼并不比淳安差。但是同样的鱼,剑河只卖几块一斤,千岛湖的鱼却可以卖到几十块,问题就出在“品牌”上。为了让剑河的鱼也成为一条有“名字”、有“品质”、有“资本”的鱼,她联系浙江省淡水鱼研究所及淳安的渔业专家,邀请他们赴剑河考察仰阿莎大水面养鱼,并编制渔业发展规划。她同渔业专家一行,一路跋山涉水,坐小车换轮船,走陆路趟水路,考察了整条清水江,定点取水检测,实地测量河道、码头,商定下半年适时开展增殖放流活动,助力剑河县保水和渔业发展。

剑河县根据实际提出了“1+3+N”产业发展模式,大力发展产业扶贫,剑河县林业局计划发展养蜂任务1万箱。经过前期摸底调查,已发展蜜蜂养殖近4000箱,群众养蜂意愿非常强烈。为推动蜂蜜产业的发展,姜玲多方联系,为淳安捐赠的100箱中华蜂找到了好“婆家”——剑河百花蜜养殖有限公司。该公司由返乡创业大学生彭宏和几名同学一起创办,彭宏还被当地群众亲切地称为“蜂蜜哥”,专门从事剑河土蜂蜜的加工与销售。

姜玲带队考察千岛湖保水渔业 通讯员供图 

剑河县贫困村创业致富带头人培训班学员前往淳安考察茶叶良种场 通讯员供图 

“我从小喜欢数学 所以报了计算机专业”

北青报:学习计算机专业会有困难吗?

文/本报记者 张子渊 统筹/张彬

今年是昂子喻第二次参加普通高考,去年他的高考成绩是551分,高出一本线55分,但他觉得与平时的模拟考试相差不少,属于非正常发挥,于是选择复读一年。

昂子喻承认,复读的这一年压力一直特别大,高考分数公布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去查分,得知是635分,比预估的要高了20多分,终于如释重负。

这些致富带头人就像一颗颗“良种”,在脱贫攻坚中生根、开花、结果。目前,剑河县扶贫产业1+3+N格局基本成型,主导产业地位逐步确立,群众自选产业多点开花,扶贫产业规模和覆盖面正在逐步扩大。

经过一系列筹备,2019年5月19日,剑河县贫困村创业致富带头人培训班第一期54人在对口帮扶县淳安县开班,培训内容涉及种殖养殖技术、林下经济、农业品牌、农旅融合、保水渔业等方面,通过“专家授课+游学观摩+研讨交流”的教学方式,帮助提高创业致富带头人的能力素质,增强贫困村产业发展动力。

踏上“黔行之路”,姜玲来到了被称为“仰阿莎故乡”的剑河县。仰阿莎,苗语的意思是“水边的小姑娘”,是千百年流传于剑河县清水江畔一个美丽动人的传说。但现实和传说的差距太大了,眼前的剑河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和贵州省14个深度贫困县之一。姜玲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深度贫困村的现状与浙江发达地区产生了强烈对比。

昂子喻:我可能比黄莺学姐他们有一些优势,就是我在盲校的时间很短,我此前的学习生活基本都是在普通学校完成的,所以对于融合教育来说,我的心理接受程度会更好些。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一个规律,作为一名视障学生一定会有普通学生来帮助你,我认为这种帮助一定是平等的,别人帮助你的同时,你也应该给别人适当的帮助,这是一种优势互补。